鄉村,最后的榨油人

2020-12-02 09:19:20 來源: 大武夷新聞網 作者:王建成

初冬時節,一大早,82歲的熊啟泉老人撐著拐杖幾次走到他家“油榨熊家”老油坊門前張望,嘴上喃喃自語:“說來怎么還沒有來?”

前些天,聽說光澤縣非遺保護中心的同志要來看他家的“油榨熊家”作坊,他很高興。老早就囑咐小兒子熊星明把榨油坊整理清掃好,到時好操作給來人看。

他老了,眼前的榨油坊比他更老。地處閩北光澤司前鄉司前村下排自然村作為油坊的老房子一直立在溪邊,是1926年蓋的,距今已有近百年的歷史。老房子是草頂、泥墻、板壁,一家吃住和榨油都在里面,生活了一代又一代人。現在,這座老油坊是他父親熊佑漢手上蓋的,瓦面烏黑,磚墻風蝕,斑斑駁駁,門木裂縫,顯示著時光歲月的滄桑。

“油榨熊家”這是他家油坊已有上百年的老招牌,在方圓幾十里都享有名氣。他家7代開設榨油坊,當年祖公憑著一手榨油技術外出來到這里,一眼看中當地山多、水好,山上長著數棵茶籽樹,田里長著成片油菜,可以靠榨油生存。于是在水邊挖出了水渠,搭起了草棚,安上水車碾槽,制作好榨桶等榨油工具,立好火灶、石磨,一家人落下腳來,吃住和榨油都在這間作坊里。每年一到寒露,村里人就會上山去采茶籽,一到春季,就會收完田里種的油菜籽,曬干送到這里榨油,一年家中的食油就解決了。而他家也得到或付工錢,或折油的報酬,一座油坊,養育了他家7代人。

油坊中的一切,熊啟泉老人太熟悉了。走到這里,就有一股純樸的油香在空氣中漫溢,全身都為之舒坦。那繁雜的操作工序,他閉上眼都能一一操作下來。特別是那榨油用的工具,復雜而精良。高高的水輪車,直徑超過2米的碾槽轉盤都是當地工匠,一斧一鑿花費數月之工做出來的。連接著水渠而形成的池井,占用了整整一間20多平方米的房子。那粗大橫臥的油榨桶,當年祖上是將兩根巨大松木掏空,再用鐵箍起來,用了近百年時間。而現在這個油榨桶,是1957年父親熊佑漢買到一根直徑1.5米左右的香樟木,請工匠砍斷,掏空而成,大且渾圓一體的榨桶,成為油坊的一個奇觀,也讓他驕傲。還有那蒸桶,一層層底篩,一個個鐵餅圈,一塊塊硬楔木等工具,制作工序不同,都有一段難忘的記憶。他希望百年歷史的“油榨熊家”能一直立在這里,這些榨油工具能得到保存,傳統的民間榨油技藝能傳承下去,成為永遠。

記得每年家中的油坊從8月寒露開始,山上的茶籽下來,就一直不停地開榨,一直到春節前不停。春節后不久,就要開始榨菜籽油,一直榨到夏季結束。榨油的生意很紅火,雖然當地油坊有好幾家,但不少人還是認可他家。周邊的村子,包括附近江西邊界的村民每年都會老遠挑著茶籽、菜籽來油坊加工榨油。老坊主熊佑漢很有親和力,他說上門的客戶就是“衣食父母”。每當送油籽的人來,他讓座、沏茶、遞煙。逢墟天,有不少附近江西鉛山、資溪的村民天剛亮時就來,還沒吃早飯。他的家中會燒好一大鍋稀飯,配上咸菜,讓來的人吃。所以司前“漢子公”是熊佑漢在當地享有的尊稱,這個待客之道也同樣傳授給他。

榨油的技術工藝是繁瑣的,工序有30多道。茶籽、菜籽各家采下曬干送到這里,他們要檢視一下有沒有干透,如沒有要幫助再曬干,不干會影響出油。每榨180斤茶籽,要分4次碾。茶籽先經過水車碾槽一道道地碾,一次一般要一個多小時,4次要4個多小時。茶籽在碾槽里直到碾成泥狀,然后在火灶上架鐵鍋,放上高高的蒸桶,底部鋪竹篩,一層層地鋪上蒸,直到油氣從底部濃密地冒出。然后用手一捧捧地拿起,用篾筐裝好。而菜籽卻要上火灶大鍋里先炒,再用石磨將籽磨成兩瓣。再上水車碾槽一圈圈地碾成泥狀,然后要在蒸桶蒸后裝好。這時候,他們要在地上竹篾圓盤上面排好4個鐵圈和一層折疊的稻草窩,將蒸好的熱氣騰騰的油泥倒在一個個鐵圈里,馬上用腳踩實。再用稻草倒踩過來,最后扎緊而成一個個油餅,一正一反地疊放在一邊。最后將這些油餅放進用大圓木掏空為槽的橫立榨桶里。一餅餅貼好,然后塞上一塊塊楔木,再加楔木沖塞,用圓形鑄鐵頭的吊木沖擊楔木,一塊塊擠實。擠壓油餅,讓油餅中的油慢慢流出來,滴在榨桶下面的油盆里,反復擠干才算結束。

榨油的技術有很多講究,要求很嚴格,熊家榨油方法都是一代代父子相傳,在實踐中總結。熊啟泉11歲就在父親的帶領下幫忙家里榨油,那時每個榨油環節的技藝都是父親手把手地教。15歲時,他就掌握了熊家榨油的工藝,成為了家里油坊的主勞力。70年的榨油生涯,他的技術堪稱一流。如茶籽、菜籽碾到什么程度才行,蒸到什么程度,出氣多濃出油率才高等,外行人看不出來。獨門技藝在手,熊家榨油坊出油率高,一般10斤茶籽可出油達2.6斤,10斤菜籽可出油2.8斤,比別的油坊高。還有花生油、豆油和做漆用的桐油,都有不同的油榨方式。

榨油是個苦力活,一般一天榨4榨,一榨180斤,從早榨到晚,常常飯都顧不上吃,那時一家老小吃住都在油坊。熊家的5個兒子都是從讀小學開始就要幫忙榨油,小小的年紀也都成了榨油的一把好手。除榨油工序外,還有很多準備工作。如水渠堵水,準備柴火、稻草。送來的油籽要登記、過秤、編號、分油、分茶餅、結賬。油坊生意一直很好,榨油養活了一大家人。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他們家中弟弟、妹妹和幾個兒子都相繼考上大中專,當時學費對一個農民家來說是巨大的負擔,好在他家有這么個油坊,保住了讀書人和家人生活的一切開支。

手工榨油是古老傳統的技藝,榨出的食用油品質純正,天然清香,營養豐富,很受人喜愛。現在機器榨油取代了傳統方式,讓人從繁重的榨油勞動中解脫了出來。

熊啟泉榨不動油了,而他的小兒子熊星明一直堅持著,傳承了熊家的傳統榨油技藝,讓古老的“油榨熊家”油坊能夠撐下來,直到大前年才歇業。

今年,司前鄉打造旅游文化特色項目,搶救古老的農耕時代文化,將他家祖傳榨油技藝作為非物質文化項目申報。當聽說光澤縣文化非遺保護中心同志前來考察,熊啟泉老人笑了,82歲的他感到全身有了力氣,幾次站起身來,拄拐走到這老油坊邊,撫摸那伴隨他家幾代人的榨油工具,百感交集。老人最大的心愿是要讓鄉村這最后的榨油坊保存下來,要讓榨油這古老傳統文明的非遺技藝不失傳,要讓今天的人們看到古時人們生活榨油的場景,能夠享用古法手工榨油的芬芳。(王建成

[責任編輯:陳琳]
乐虎国际 江苏快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360棋牌下载app送36 广西有玩麻将 可上下分的麻将app 国王vs湖人比分 最准7尾中特公式规律 江西多乐彩奖金规则 成都麻将什么是极品 有好友房的麻将软件 fg捕鸟达人 百乐门炸金花真欢乐app 黑龙江11选5中奖规则 快乐双彩计划 pk10赛车3码技巧 大众麻将游戏在线玩 排名第一麻将app